是的,我关闭了那个 QQ 空间!

其实早就告别了这个产品,正好最近在清理社交网络上的痕迹,去翻看了曾经的说说,最新的一条状态还是一年前,再往前翻,看到那些太不成熟的话语,感觉无颜面对自身,同时也出于掩埋黑历史的考虑,怒关。

QQ 空间并不像国外的通用做法可以自由注销账户,而是需要申请,就懒得申请了,后来想想,虽然不想被人看见,但还是不能丢掉过去,毕竟它记录了我这一路走来。绕一下,设置为仅限自己访问,测试一下,点进来之后会提示申请访问,那么问题来了,对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很可能会认为自己已被 Block,这种不必要的误会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机智的设置了回答问题的方式,在问题中说明下缘由,像图1这样,嗯,应该差不多了。

当然,还是会保持活跃,保持对他们的关注,偶尔点点赞吐吐槽。当前和以后的社交表达阵地会集中在 Twitter,Instagram(虽然只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博客用于记录生活或表达看法,朋友圈用于装逼,微博和豆瓣早已沦为音乐分享工具。在此,为了纪念这个伟大而具有象征性的日子,我打算把那些对自己有一定意义的说说贴一下,就当是给傻逼的青春来一场散伙儿饭。

注:已隐去时间戳,评论及部分敏感信息,但保持最新到最旧的时间顺序

▼三句话分别为了说明:现状,原因及解决方案

▼这是最新的一条说说,发自去年的 ChinaJoy,今年为什么没去?因为政府出了《限胸令》啊!

▼这条说说的灵感来自雅安地震,那时候还在成都。第二次经历这种事情了,第一次是汶川地震,当时在上课,由于教室处于顶楼,摇晃的特厉害,蛮吓人的,当然和这次比就算不了什么了,通往成雅高速主干道就在我住处的旁边啊,地震中心离我大概只有120公里,早上硬生生的被地震给摇醒。叫醒你的不是闹钟,也不是什么梦想,尼玛是地震啊!

▼这个照相机,是第一个临摹的觉得像那么回事了的作品,那会儿自我感觉在技法上跨过了一个门槛,于是第一次发了自己的作品,当时说的话也是太过自大,以后说话需谨慎。说起临摹,因为职业洁癖,我个人比较反感抄袭他人作品,学习上的临摹也不行,粗糙不说,感觉临摹的东西画的再好也是职业生涯中的污点,这是不能接受的,必须再整一个比这个更牛逼,复杂度更高的,于是重绘了自个儿相机。

其实,有个手表作品也是基于这个出发点做的,原因类似,曾经画了一个当时以为很完美,后头去看才发现就简直是翔一样的玩意儿,必须洗白一下,于是挑了个结构较为复杂的机械表来了一发,那个零零散散画了近一个月。

▼当时也是头脑一热,秀了下恩爱。这张桌面背景图里是那时给女朋友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一本为她制作的杂志,里面记录了一些点点滴滴什么的,下面那个时间轴是记录的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老实说,那书做的真的挺精美的 ಠ◡ಠ。

▼这个就比较有意义了,一起长大,没少干过架的发小要结婚了,翘了几天的课去参加他的婚礼,婚礼那天和他去接新娘子,嫂子很漂亮,如今孩子都快上小学了,而我特么还没想过结婚这回事儿。

▼这个呢,是当时 Win8 测试版发布时,向民间征集一些系统语言的本地化翻译,跑去凑热闹翻译了几个,其中两个翻译被采纳,就跑去空间得意了一把,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两功能用在哪儿,呵呵。

▼S 生日,几个玩的好的想来个不一样的庆祝,想策划,找场地,买物料,哥负责摄像,给了他一个大惊喜,之后做了这个视频,当时还不会 AE,就拿傻瓜软件绘声绘影做。S 现在在北京,是大学同学中聊的最多的人之一,前几天公司内推的事儿给他说了下,挺希望他能过来。

▼那天,S² 打来电话,遇到了一些难事,心里难受,得回趟家。接完电话晚上八点就坐了辆黑车跑去隔壁市陪他,晚上喝了些酒,虽然第二天还得回家,还是喝高了,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打车去车站,给出租车上吐了一片,被司机师傅一顿数落。正好赶上清明,火车上挤满了人,我俩没买到坐票,挤在车厢连接处,五个小时的车程,火车摇摇晃晃,实在坚持不住了,又吐了一地,周围人怨声载道都走开了,我两那地儿倒也宽敞了,吐完整个人也舒服了。

▼大学里哭过三回。第三回是毕业(其实有好几次,此处归为一次);第二回是烧烤摊上喝多了,当着喜欢蛮久的一妹子和一圈朋友的面把曾对她心里的难受全说出来了,虽然挺没面子,但也是这么一闹反而彻底释怀了;第一回就是这条状态了,送 L 去当兵。出发前的前个晚上在场的每人三杯白酒一口闷(分时段闷,不是同时,第三杯立马开吐,实际下肚两杯),本来就没什么量,现在想想当时是真疯狂,晚上满房间的呕吐物味道不是怎么好闻,不过大伙儿倒也都睡的挺好。有张我们一伙儿人的合照我一直放寝室桌子上,怕这小子想我们,我连着相框给带了过去(狗日的第二天就把相框给摔碎了),车站里,小伙子戴着小红花,有几分英气,上车前拥抱的那一刻是真忍不住了。今年腊月二十四,L 要结婚了,两人从初二谈到现在,彼此都是初恋,太不容易。

▼第一次感受到墙外的世界,迫不及待的体验下那个耳熟能详却又触不可及的东西,由衷的感谢当时的 GoAgent 作者,顺带感谢现在的 Shadowsocks 作者,不知道前几天被当局请喝茶的事现在怎样了。

 

这篇博客写了很久,有意义的事太多,就挑几个发过的说说随便写写,写的过程还真是感慨万千呐,回忆像一张张 Keynote 般疯狂的翻页,写写停停,竟然到了凌晨五点多(本来这个时间点是三点多,后来改成了成四点多,妈的现在到六点零七分了),一句话:没有黑历史,还他么叫青春?

D 明年要结婚了,妈蛋还没订婚居然先提前一年通知,最爱鬼混/最不老实/最丑的选手居然要最先结婚了,造化弄人呐。

update:D 结婚的事儿黄了

update:D 又有女朋友了,怀孕了,又快结婚了

update:D 将于 2016.09.09 举行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