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了九年的烟,而今我大概是戒掉了吧

Maxwell Maltz 教授在1960年出版的一本心理学书籍《精神控制论》中提出的改掉一个坏习惯只需短短28天,打十月四号算起,截止到当前已有40天,一根没碰,我想我总算可以写这篇博文了。

标题并没有用到肯定的语气,因为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完全戒除,比如此刻,23点50分,因为欠费断电而在黑乎乎环境下写博客的场景,还是想烧上一支,看来“28天改变一个坏习惯”这个理论可能还得加上某些条件限定方能奏效,比如,某些长达九年的坏习惯不适用。

是的,虽然我年纪轻轻,但是烟龄已长达九年,当然,这九年中的前三年也就玩玩罢了,在学校里一个星期偷偷摸摸抽几根的量,初接触香烟的人都似乎对自己的自控力有足够的把握,我也是这么想的,可知道后来会慢慢发展到一天至少一包的量。

这是第六次尝试戒烟,也是坚持最为长久一次戒烟,要说决心并不是最大的一次,毕竟每次都是下的最大决心,想必是源于这次戒烟的“天时”好于前五次吧,工作上两个烟友都搬离到其他办公室,生活上也没碰上借烟消愁的烦心事,自己也还算识趣,瘾再怎么上来没去厚着脸皮逢人借烟借火。

早前在知乎上看到一本奇书《这本书能让你戒烟》,众多当事人对此书传的神乎其神,包括知乎创始人黄继新,周源先生也是极为推崇,于是也抱着敬畏之心,在这次计划实施前看了两眼(盗版),看完第一章,弃。书是好书,只是我没耐心听作者来说服我戒烟,如果连这个想法都需要被说服,那还戒什么烟,这看起来有些悖论,其实不然。小时候常受到家人的劝诫要好好读书,只有考上大学以后才能怎样怎样,他们不厌其烦的灌输对我而言并无任何正面作用,因为道理我懂,可我就是想玩儿,后来的确“好好读书”了,我归结为是我发自内心想读书了,而不是灌输的功劳。回到戒烟上,如果我不下定决心戒烟,别人说再多也是无用,如果我下定决心戒烟,那我还需要别人来讲道理?

关于戒烟的方法,对我来说就是两个字——硬扛,简单粗暴,最难受也最有效,对意志力的考验也是最大,也曾担心自己会像往常一样半途而废,毕竟每一次的饭后睡前都是煎熬,好在坚持下来了,当挺过最难熬的前三天后,其实过程也就那样了,瘾上来了就劝自己,多大的事都熬过去了,一根烟的诱惑还挡不住?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update: